對不起,我覺得整個討論的方向好像偏了耶!怎麼會有一個制度變成說,要求人民一定要有律師,你沒有律師的話就不可以,然後就變成有訴訟權的限制?問題應該不是這樣的。所謂的強制的代理,強制代理就是說有那些案件、這些人你非幫助他不可,像吳巡龍檢察官說的。然後如果他沒有能力,國家就要指定辯護、幫他辯護,另外的部分是他有請求權,但是國家要幫助他,這個時候國家一定會根據他的資力等等,然後設定一些門檻條件,那這個時候是屬於法律扶助的問題,國家要協助人民獲得訴訟協助,是這樣,對不對?這個是兩件事,那如果說國家要指定辯護等等,這個是應該……所以這個範圍一定是小的、一定是小的,而不是去擴大的,我們現在是把它連結成說規定成強制訴訟代理,那這個國家就一定要如何,然後要把這個擴大,可是那個不見得是需要被幫助的,卻變成是這樣的情形,反而說我不讓你幫忙,我就……還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