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我們就是為了要金字塔,就是要堅實的事實審,所以這一個除了我們所講的律師強制代理或是辯護,除了刑事的被告,像這種情形當然就是說,必須要有……我們非常重視他的……要有律師來幫他辯護,可是在這裡其實我們要強化的是一審,所以才會有那個強制代理的問題,強制代理的話才能夠落實訴訟權的保障,並能夠提升那個審判的一個效率,那也是提升這個審判的這個品質,所以這個強制律師代理其實才是我們為了推那一個金字塔的一個重點,但是李建良教授他提到有沒有違憲這個,我也覺得確實是有這個顧慮,那這我們會有一些以後在立法會進一步去思考,所以我的建議在一、二點是不是可以建立就是說,應依案件類型的前面,我們可以說他在不違反訴訟權保障的前提之下,然後我們來妥為規劃,就是應依案件類型的等等,是不是先嘗試一下,那這個該怎麼樣去實際上去處理,這個就我們再去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