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剛一直強調說這只是一個觀念問題,就是說如果說我們今天是一個限制的話,當然就必須……第一個當然要法律依據,再來說你必須要有一個正當的理由,那理由當然到時候就必須要講出來,而且是在個別性的那個條文裡頭,你要限制在哪個部分,所以我是同意剛才院長講的,就是目前就是文字我認為是可以,因為這裡有很多制度設計的可能性,那還有就是法律效果,就是說你今天沒有的話,今天條文上面寫出來的法律效果,他到底是不是訴訟要件之一,那這個沒有具備就要必須要訴訟裁判駁回,那個沒有條文出來我們沒有辦法直接去判斷他的這個……作為憲法上的這個評價。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