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邊跟剛剛許院長講的感覺是一樣,我覺得我們其實應該是我們在討論就是,有可能會侵害訴訟權的這種律師強制代理及律師強制辯護的問題。那至於剛剛吳檢提的那個東西說,我們的辯護太大了、太廣,那是另外一回事,就是說是不是要縮小一點?但是又變成叫做受律師義務辯護,那變成是一個權利的問題了,這個兩件事情是沒辦法連在一起的,所以我是覺得有點奇怪,因為我們應該是上面那些都是在討論到說,我們要、訴訟上要讓律師能夠強制他要能進來,無論你叫代理辯護因為不同的訴訟、不同的稱呼這樣進來,後半段是一些配套的措施,譬如說律師這一邊的配套措施,然後也有可能是當……這個就是說人民這邊也有取得某一種權利,譬如說義務受到辯護的權利,譬如說這塊不是強制辯護,那不是強制辯護的話當然就是任意,但是我有義務可以、我有權利可以受到某種律師的義務辯護的權這樣子才對,那這樣整個亂七八糟的混在一起的話,我看起來的話,我現在沒辦法舉手,不知道要舉哪一點,因為有些我贊成,有些又反對,那這個就太困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