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現在目前想辦法又要有一些結論出來,所以我剛才講的是說可不可以把受律師義務辯護或者是這個先移到第……另外一個,那這樣子的話第二項的部分就是在談……第二點的部分就是專門在談強制代理的部分,那強制代理部分的話,剛才許院長他有提到就是說,以在不違反人民訴訟權保障的前提下,然後怎麼樣才能實施,這是一個就是有關強制代理的部分。

那再下來就是換剛才那個吳委員提到就是受義務辯護的部分,義務辯護的部分有沒有可能用什麼樣的方式,可以跟……或者跟第四點的那個義務代理的部分……可不可以有什麼考量,可以合在一起?我一直覺得這邊一個問題是這樣子,就是Pro Bono如果它基本上是公益的話,那它跟那個無資力的不盡然是一樣的,這個剛陳執行長講得非常的清楚,所以我們不適合把它混在一起,所以這邊……是,陳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