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打斷主席,我是在建議就是說,我確實認為有關受這個律師義務辯護那塊,可能真的要搞清楚,不然這樣真的會亂掉。就是說因為他就人民的立場,他受義務辯護來源可能有好幾種,一個是國家派給你的,他當然不用付錢;另外一個是來自律師界基於公益提供的服務,他也不用付錢,所以我想這個可能要併在一起去思考,不能單獨拿出來,他跟強制代理辯護事實上是兩件事情,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我是認為第六點這樣寫我……原則上面我是覺得恐怕也不夠周全,就是說以現在……大家都知道現在假設要擴大律師強制,不管是代理或辯護,那麼有一些人他想要打訴訟,他沒有辦法聘請律師,那就不能打這個訴訟,那這個時候當然一定要有配套的措施,那這個配套的措施,當然要去檢討現在法扶的這個機制,有沒有辦法達到這個配套。因為我們現在的制度原則上面只是協助這個很底層的這批人,那這批人我不給他,他還是可以去打訴訟,他只是沒有律師而已,可是將來如果說是一個強制代理,那法扶又不給他,他就不能打訴訟囉!那所以我意思就是說,你這個不只要檢討律師酬金,而是要檢討整個法扶對於這個強制代理的配套措施,恐怕將來服務的範圍要調整,如果以現在的這個制度,可能會產生出一批不符合法律扶助標準的,但是你要叫他自己聘請律師又有困難的,那這塊怎麼解決?我認為應該並同在第六點一併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