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席,其實就接著陳執行長的話,我剛其實已經有擬了一段文字,我想第六點我們可不可以把它改成就是「採強制律師代理制度之訴訟事件,律師酬金應由敗訴一方負擔」。如果是這樣的話,其實如果說他的資力不符合法扶,但是他其實可以請律師,他如果覺得說他有必勝的把握,他就請嘛!反正那個敗訴那方來負擔,這其實是蠻合理的制度,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