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主席有提到說,可不可能在第二點把辯護去掉留下強制律師代理,那我有講到說這樣會造成是不是變成強制要有義務辯護,但是我確實認為贊成許大法官所講的,確實應該要分開,因此我認為要拿掉的不是辯護,而是強制律師代理,也就是第二點應該變成這樣,就是「受律師義務辯護制度之採行,應依案件類型、標的、金額、當事人資力等情形妥為規劃、漸進、逐步擴大,簡易或小額事件以不採受律師義務辯護為原則」也就是該留下來的,我們現在要討論的是受律師義務辯護,這個要不要擴大是這一個,至於強制代理是上訴制度,上訴制度如果是採強制代理,這是有道理的,就上訴審因為這個是……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