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再說明一下,其實現在講的是兩件事情,吳檢察官比較關心那塊有一點是Legal Acts,就是我給他律師的協助嘛。縱使在美國,他符合的低資力、無資力什麼的話,他事實上還是可以拒絕,拒絕案件還是可以進行,他不是強制律師代理,那整個會議是在討論的是說,這個案件沒有律師就不能進行,我想這個應該是兩件事情啦。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