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事實上,跟各位委員報告一下,那個強制辯護這個部分,譬如說像死刑案件或無期徒刑案件的話,他自己本人不選,你還是要幫他選那個辯護人,這個當然是所謂強制的這個部分。但是我們要討論的不是這個地方,我們要討論的第二點應該是講說律師代理辯護訴訟制度,是在講這個部分。那所以我的建議是說,剛跟那個許院長所提的是一致的,就是說我們不要把它規定得那麼死,我建議第二項也不要寫強制,就是「律師代理辯護訴訟制度之採行」,然後往下的話就按照那個不違反訴訟保障前提下,那麼也不要依案件類型什麼,應妥為規劃、漸進、逐步擴大,那往下的簡易或小額事件,這個是不是不採律師代理辯護制度,這個我是有一點疑問,這個地方因為老實講歸類為簡易案件,它並不一定不重要,譬如說像票據案件,它就是個簡易案件,可是票據案件裡頭有很多牽涉到所有很多的原則,其實都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所以這一點我是向大家提出一個簡單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