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種可能就是,我們不提覆議案,而是我們自己就是在分組會議中間的話,最後我們要有一個最後總結,我們總結總要報出去了,那在那個之前的話,我們就我們這幾次會議中間做的決議我們再做一次Review、做一次檢討,覺得文字上或者是什麼應該再修正,那是不是也可能?就是說不拘泥於那個覆議的方式,因為現在目前也沒有什麼規定在規定我們怎麼做。所以我們現在目前是即便要有覆議,也是要大家先同意說我們要不要有覆議制度,光是討論這個就又要花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