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補充一下。這兩天可能因為外界有人知道我們今天要處理這個議題,所以我也聽到很多的意見。大致上比較多的意見是說可以覆議嗎、規定在哪裡?然後第二個就是很多人說,總結會議不是不能處理,那為什麼一定要在分組會議處理?那我去讀那些有關於議事的書,基本上在寫到要提覆議的時候,通常那個狀況是那個會議決議已經沒有改變的管道或者是途徑的時候,就只好用覆議來處理啦。

那所以如果說總結會議我們還有機會處理--這本來也是籌委要去處理的事情。那假定這段時間大家還有比較成熟的意見提出來,那也許……主席剛才的建議,就是說我們在最後一次會議有一個共識的處理,但是它基本上不是推翻上次的決議,也不是覆議,但是提供給主席在總結會議之前的籌委會的時候,做議事的處理。因為總結會議不可能把每一個分組會議都重新討論,但是重要的議案如果總結會議要改變分組會議的決議,是可以特別把它提出來,那我想也許這樣我們的爭議會比較低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