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謝謝呂秘書長,針對今天討論的第一個議題,兩個子題,司法院審判機關化跟這個司法行政一元化,這兩個問題的話呢,分別從憲法、制憲史,這個還有實際運作,還有這個中間在1999年的全國司改會議中間的一些討論的過程,還有決議,然後還有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30號解釋,這些都提出來一些他的說明,也可以代表說是司法院的一些觀點。

那這裡面的話呢,因為大家可以看在我們準備的資料中間的話呢,法務部跟吳巡龍檢察官都有提出,分別提出意見,那我們是不是也就麻煩法務部的代表林司長,先說明一下法務部的一些觀點,然後再接下來再請吳巡龍檢察官,林司長,請。

林麗瑩法務部綜合規劃司司長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大家好,這邊僅代表法務部對於司法行政一元化這個議題呢,提出法務部的意見,那麼為了節省大家的時間,本來這個PPT檔準備了大概是十分鐘啦,那我知道大家的議題都很多,那麼委員要充分討論,所以我們就盡量縮減,我就把它跳到這個結論好了。

欸,要對哪裡?好,欸上一張,麻煩上一張,那就麻煩幫我操作好了。

呃,我們就直接跳到法務部希望解決的問題方向,那在進入這個之前呢,簡單這個說明一下,我們認為喔,目前大概現狀的最大問題,第一個就是我們國家有比較跟世界各國不太一樣,我們是司法行政雙元、雙軌、二元化,也就是說我們現在目前有司法院跟法務部,行政院之下的法務部,都分別是司法行政的最高機關,那造成在司法政策的行使上是雙頭馬車現象,那這個是世界所罕見的啦。剛才呂秘書長有提到,雖然有一些國家的這個法院呢,也有提案權,但是他們都是點狀的提案權,不涉及大範圍的,就像剛剛呂秘書長提到的,經過兩院會協議之後呢,有一個很大的部分是由司法院來提,就是有法案的主導權,承辦相關業務的主管機關,這樣的問題,而不是單純的提案權,那這個大概我們在世界上比較罕見的狀況。

那第二個就是說,雖然有一些法院,在這個有一些法院行政的部分,但是各國看起來也都是單純限於跟審判事務有關的,比較密切的部分,才讓法院主導,大部分的司法行政的核心的政策形成,都還是由行政部門來主導,那這個是第一個問題我們比較特別的。

那第二個問題是,司法院按照我們憲法的設計,這在法務部的書面資料都有提出很多的問題,就是目前的現狀,跟憲政設計不太一樣的一些問題可以大家參照,就是說從我國憲法的設計,就是權力制衡,行政權跟這個立法權的制衡,跟監察權的這個監督關係,還有在實務上運作,也就是說,行政部門的政策的提出的這些權責相符的問題呢,其實在設計上,應該司法院,其實是不適合作為一個司法行政機關的,他會造成在憲政上的諸多的權責不相符的問題,那因此我們現在問題解決的方向,是希望能回歸司法政策的一元化,那提到司法行政,司法政策跟司法行政,我們先說司法行政的範圍,其實比較廣的,剛才呂秘書長也提到,包括預算權、人事權,還有這個司法行政的監督,還有在我們今天要提到的法律的提案權,就法務法案政策的這個部分呢其實都是司法行政權的內涵。但是我們目前法務部希望可以提出來的方向並不希望就是,並不認為說全部都要再回歸到所謂的司法行政一元化,主要是法案政策的部分。至於預算權的部分呢,我們從審判獨立的角度來看,那世界各國即使沒有像我們憲法增修條文第五條這樣子的所謂預算,司法預算獨立這樣的概念,但基本上它都是尊重司法審判機關的預算獨立,不會太多的給予意見或者刪減。

那這個部分既然我們憲法已經有明文規定,那法務部認為這也不需要去變動。至於在這個人事權司法的人事權跟司法行政監督,所以各國的法理上也都充分尊重司法審判機關的高度自治的這個法理,基本上呢也不會去多做干預,甚至呢在這個潮流的發展上都已成立像人事,司法人事的部分都會成立獨立的這個委員會來處理。像本組本分組就提到像終審法院我們的規畫將來也是有一個獨立的這個所謂的人事委員會來處理司法的人事。那麼基本上我們也不認為一定必然要回歸到法務部來,那我們主要的是在談的,要去符合權力分立跟權責相符,也就目前大概實務上最有困擾的,跟憲政體制比較不符合的就是法案政策的部分。所以我們的規劃方向主要還是在法案提案權的部分,希望能夠回歸法務部,這個是我們在解決問題提出來的一個方向。

那麻煩第二張,我們有提出兩個方案。那方案A是比較所謂全面性的,法案提案權的全面的回歸,那這可能會涉及到修法的問題,也就是說要修改司法院組織法、法務部組織法,那麼這個主要是要配合司法院的審判機關化。那司法院審判機關化之後呢,他應該是做單純的審判機關,就更不太適合擔任這個司法的行政機關,特別是政策決定的部分。那麼我們認為修改司法院組織法的部分呢,同步的在審判機關化在修改司法院組織法的時候,可以進行司法院各業務廳處的縮編,讓業務移撥法務部,這樣子其實是可以加速司法院的審判機關化。也就是說他的行政業務部門呢就可以縮編了。那就我們所知現在目前司法院相關的業務廳處大概有比較大的業務,重要的業務廳處就有五個。刑事廳、民事廳還有這個少年家事廳、行政及懲戒業務廳,另外還有司法行政廳。那麼我們認為其實這五個廳處,除了這個廳的正副首長,廳長副廳長之外呢還包括調辦事的法官。整個人數加起來這五個廳處加起來我的估計大概有三十位從審判系統調用的法官到這個業務廳處來,來辦理這個司法行政事項。那麼其實對於審判系統是造成蠻大的負擔,如果能進行縮編,將來不負責法案,那大部分的這個司法行政監督業務也就回歸給審判系統的話。其實像民事廳刑事廳跟這個行政及懲戒廳其實它就可以合併,合併成縮編成一個廳。那廳處主管就可以縮編下來,回歸法案回歸了審判系統。包括調辦事的法官呢也可以大量的回歸審判系統。我們估計啦大概目前調辦事包括廳處首長三十位的法官在司法院,縮編之後呢大概會有二十位就可以回歸到審判系統。

那對於審判系統的壓力的紓解是這個算是一個這個司法院審判機關化,算是一個很大的附隨效益啦。那第二個就是法務部當然就會擴編一些業務。那其實擴編的業務因為在我們的報告裡頭提到其實是因為現在業務的重疊很多,人力上面就會重複。所以實際上你回歸法務部,因為法務部原本目前其實就處理相關的這個司處。其實他只要再增加一個司就可以處理民事司,因為法務部大概目前民事法規是歸法律事務司。那麼認為只要多再成立一個民事司,然後法律事務司改為公法司,然後檢察司呢接收這個司法院回歸的業務,擴編為刑事司基本上就可以解決問題,人員不用增加太多。

那第三個,如果法案的政策回歸法務部之後,由法務部承擔所有的司法政策的形成。那這時候就不需要由兩案會銜的制度,那我們也建議可以廢除兩案會銜的制度,在法案提出的時候就由法務部來承擔所有的政策形成的責任。當然啦,審判系統的這個意見我們還是必須要參酌。那也跟各位報告,其實目前司法院或法務部再提出相關法案的立法或修法建議、修法草案的時候,都會組成一個研修委員會。那這研修委員會也都含括審檢辯學,甚至是社會公正人士來做法案意見的研商。那除了這部分呢,法務部覺得說其實將來還是可以再參酌長期的穩定的,參酌有系統參酌法院的系統的意見還是可以調用部分的法官。就像德國日本都有類似這個制度我們也可以參酌,但是這個法官就只是意見的提供,所以就不用大部分的人力過來,大概是兩位到三位,那也可以節省掉很多審判人力在司法行政的系統。那麼這是方案A,方案A麻煩跳第二張。方案A第三張麻煩第三張。

方案A大概要透過修法,不只要修司法院組織法、法務部組織法,我們的前提也是因為要伴隨著司法這個所謂的司法院的審判機關化。他可能涉及的就是我們之前討論到訴訟法的改革還有組織法的改革,也就是訴訟的金字塔跟組織的金字塔化。

這剛才呂秘書長也提到。那我們相信大概在進行這個大規模的改革當然會需要時間,我們也知道這個司法院要克服很多困難才能達到一步步達到這個目標,尤其修法涉及到這麼多法規。那麼我們提出的方案B,是分階段的進行司法行政一元化,可以初步的先不用修法就可以馬上來進行的這個改革方案,我們是想說就先進行這個刑事相關法案的主管機關回歸給法務部。那不用透過修法因為剛才呂秘書長也提到了,目前司法院跟法務部現在的主管法規的分工是當年在審檢分立的時候,由兩院會商協議出來的一個協議紀錄。那如果將現在我們要變更這個法案的這個主管機關,其實我們還是可以透過行政院跟司法院的兩院再會商一次,再做一些協調,其實就可以把部分法案再回歸到法務部。

那我們覺得最重要目前司法院跟行政院大概最多衝突跟矛盾的政策形成就在刑事法,刑事政策的部分。那只要能這個部分的先回到法務部來,就其實可以解決大概九成以上目前這個司法政策遲滯,或者說這個沒有效率的或者說是這個權責不分的這個狀況。那如果能回歸之後呢,這個部分只要兩院願意協商回歸給法務部,不用進行修法,也不用做機關縮編或調整,就可以完成的這個改革方向。那麼我們覺得只要做到這一步,那麼我們的立法會更有效率,在政策的決定尤其是刑事政策的決定會更有效率,而且權責更區分得更為清楚,要究責的對象更為明確。而不像現在政策出現瑕疵,舉例來說目前像這個要犯外逃連續幾年都有,每年都有大咖的跑到國外去。其實監察院已經動用了好幾次調查權,最後不得不以動重用的糾正案,但是按照憲法97條,他能糾正的對象就只有行政院所屬,所以他也糾正了法務部。

其實法務部有一點點的覺得委屈啦。其實兩院到底誰來負這個刑事政策的責任,法案其實修法相關的這個保全措施、保全這個政策無法,無法及時這個完成這個相關的補救。那責任誰來擔呢?這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那我們希望透過這一次的司法改革,這我想人民最有感的,馬上就可以知道我們有改革的進度大概就是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事項,就此提出報告,希望呢我們進行第一波最容易,而且最容易達到,只要不用修法的過程就可以不用透過修法就可以完成的這個重大的改革方案。僅此提出報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