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講幾個國家的例子大家,不好意思,大概有三個情況第一個像日本大概就是他們的最高裁判所,韓國也是他們就是由法院體系本身來負責司法行政,那另外一個就是比較回到就是像美國,他可能司法行政主要的司法行政,事實上在法院內部其實不太重要,因為基本上是每個法官都一樣大,那主要司法行政還是會在政治部門。

那這個很現實如果要回到台灣的話,我不知道法務部有多少的公信能力啦,事實上我們的檢察官已經有一部分的檢察官希望是歸屬到司法院,或是到監察院去,都自己都不想待在法務部了。那第三個我想是比較其他少提到的,事實上是我認為是就我知道歐洲國家以及一些中南美洲國家事實上是judicial council事實上那個是一個我想是這幾十年來一個比較新的發展,但是在台灣事實上是沒有人去提啦。那不管如何我要講的是說在現有的台灣的制度短時間絕對不太可能走向美國Supreme court那種,美國那種制度那種司法行政不重要。

但是問題是我相信大家包括我去司法,司法官學院報告的時候我不認為有多少人認真的去思考說,我們要把司法行政權要放在哪裡。到底要放在法務部還是放在司法院,還是另外提出來,我們再問都沒有認真思考。所以我的建議是這麼說我之前建議說也許司法院應該成立這種政策研究中心的單位好好去做研究。那如果說只是短時間這樣的司法院現在提出來的政策的方向,我是願意支持的。但是如果說今天我同意那一個林委員講的,如果說今天要做一個長期的決議,其實我覺得也有一點太貿然了。因為我們事實上對這三個制度到底好壞,以及他的利益得失事實上我們不清楚。那是不是能符合我們自己本土的司法背景的傳統。我事實上我會覺得這個是都言之過早,所以我是希望是這個常期的部分也許是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