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然覺得就是司法院審判機關化跟司法行政一元化是一個互有關連的議題,我可能也是要先確認那個司法院審判機關化這個前提,那才有辦法就比較充分的討論後面,那所謂的司法院審判機關化,我的疑問就是說我們有討論的空間嗎?因為釋字530號解釋已經解釋在那裡,而且他的意旨非常清楚。只是呢從民國九十年這個解釋做成之後十幾年來並沒有按照那個大法官的釋憲意旨去做修法,或者是相關的建置。所以今天我們才會再來討論但是問題我們可以推翻530號解釋嗎?如果說530號解釋呢,他所確認的內容就是司法院這個報告裡面所提出來的遠程目標的話。如果就我認知或者是司法院的認知的話,那麼我們其實是沒有討論空間的。除非用什麼方法去給他變更解釋,要不然我們要討論什麼?我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他只是一個,就是說我們沒有做到的,就是說沒有辦法完成的釋憲的一個狀況。那司法院其實他的報告也寫得很清楚,他要往那個方向去。那就是說那只是期程的安排,我們沒有看到很明確,那或許將來也有其他的可能性,也沒有說的很清楚。但是我想是不是可以先釐清一下,我們可以討論這個議題嗎?530號解釋的結論我們可以推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