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現在擔任司法院院長的身分,我個人是認為呢,我們有義務要去實踐530號解釋的意旨,不過呢這一個到底要怎麼實踐呢,那個時程說真的我們沒有辦法就這樣確定下來。因為即使各位想想看呢,我們在上幾次會議我們要確立的這一個訴訟程序的金字塔,訴訟組織的金字塔,他只是針對民刑訴訟的一個金字塔化,他其實就只是要踏出第一步,然後這個只是說這530號解釋往那個方向去走的那個第一步。可是各位要知道說這一個光是這一個最高法院的那一個整個金字塔化,它的第一步要踏出去也是要花很長的一段時間。

我們當初提出的就是說呢,要先訴訟程序的金字塔化先行,然後呢這一個最慢在五年內甚至五年內能不能夠就能夠達成,我們是說最慢五年內呢組織金字塔化。所以這是連第一步要踏出去這個都要有一段的這個時間,所以我只能夠說呢,我們一定要朝530號解釋,我不可能說現在呢就是預估說呢大家就是說,我們要在製造一個案件請誰要來聲請要來變更530。其實有人聲請我們也沒有辦法預估那個現在的大法官,他有沒有那個真的是需要變更530,所以530放在那裡我們就必須要做。但是我只能夠說那個時間一定是沒有辦法預估的,我們只能一步一步走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話,是不是就短程是不是就是不是大家就可以,希望說大家能夠同意司法院的一個建議,就是說先做幾個小型的金字塔。先朝這個方向然後再慢慢地在朝530,那麼這個530的那個時程現在是真的是沒有辦法時間就確定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