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等一下,這個因為今天我們第一案原則上是大家要先確定一下我們將來怎麼討論,有關我們第一次會議決議有些議題是請司法院研擬方案,然後研擬方案完之後大家還不是很放心,所以是怎麼呢?是提到這邊來經過我們討論決定,但是我們如果對於我們第一次會議決議那些請司法院研擬方案的這些議題,如果我們討論都是這樣討論的話,我們今天大概沒有辦法了。因為後面還有很多的議題需要討論,所以大家要把那個,稍微決定一下我們對於第一次會議決議請司法院研擬方案的這些議題,那針對司法院提出來方案的這些討論決議應該是怎麼做喔!應該要有一個簡單的,大家要有個共識。

那這邊的話,我想可能這樣子,就這個案子本身,剛才因為蔡委員先提出來說對於530號解釋它如果沒有變更之前,那能夠做什麼?然後呢我們開始進入到530號解釋他它到底內涵是什麼?那這個東西的話等一下討論下去的話,又有不同的意見又要出現了,我們不可能在這邊來決定這件事情。那第二個呢,今天討論的剛才幾位委員是有提到是說我們現在目前我們對於所謂的司法院審判機關化到底是什麼意思?然後這個到底應該怎麼做?這原則上可能很多委員對這部分的話也不是非常有把握說今天我就可以做出一個決議,所以我們只能做出來的可能就是,如果第一次會議中間的話,我們已經把一些議題交給司法院來做的,那這部分某種程度來講是不是有點不同的意義在裡面?作為主席我只能到這邊為止,我不能再介入太多了,所以我保持……,是,許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