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邊我們都沒有談,因為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要被併入行政法院,這沒有談。在我們這裡面本來應該有這個議題,這個結果呢在我們第三次會議的時候,那個議題變成根本沒有列入到我們的優先方案,這等到我們要把我們全部的優先方案全部談完之後就會有談到。那剛才我記得是在前兩次會議中間的話呢,司法院在報告中間有提到是說,沒有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列進去的原因是考慮到跟監察院之間的互動,所以這邊目前來講的話呢,就暫時沒有去想它,這個我想是司法院當時提出來的,如果大家各位委員印象還深的話,所以這部分的話我們沒有談。

我們不可能談到那麼細,對於非常專業的部分我們當然沒有辦法談到那麼細,我們只能針對是說OK今天司法院提出來的這個部分,大家可以理解然後稍微……因為這部分的話本來它就要做的,應該就是530如果沒有變更的話它本來就是要往那條路上走,就像剛剛院長它已經提出來了。所以在這個進行過程中間的話呢,還可能要逐步推動,剛剛院長可能也提了就是說第一步的話呢,最近程的可能就是配合整個審判程序、訴訟程序的金字塔化,然後的話呢,就是這個怎麼來做,所以各個這個訴訟的話它自然而然就形成金字塔型,然後在下來在中程目標的話就看是不是因為人員都減少,然後看看是不就司法院下面的幾個庭,然後最後的話,看有……如果事實上可行的話就最後就是530或者是說最後就變成一元單軌的這種情況,我大概聽起來大概是理解是這個樣子。不過我們現在目前還是應該先,剛才蔡委員提出來就是說,或者是何委員提出來我們好像不太適合先……何委員意思是說他現在還沒有辦法做出一個決定。所以希望是說連那個司法行政的部分一起談,這樣談完之後再來做,不過這樣子的話可能會有點我,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