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嘗試解釋一下就是說,我覺得其實就是看憲法的77條本文,憲法說司法院是國家最高司法機關,要負責民事刑事跟行政訴訟,但是客觀上現在司法院並沒有負責這些審判嘛!這就是長期以來學者的批評嘛!就是說我們現在的司法院的功能其實跟憲法77條的功能是不符合,那這點我看所有的憲法教科書從最早的林紀東老師就一路批評到現在阿!所以這一點我覺得這樣的質疑,從這個角度來看530要求司法院要審判機關化,我認為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那現在講這個近程目標,近程目標就是說我們先把這幾個,這三個系統,民事刑事跟行政訴訟,把這三個系統的組織員額讓它精簡、讓它能夠裁判見解能夠統一,審判比較有效率,讓下級審法院比較有遵循的方向,這個就是司法院要講的近程目標,所謂的小金字塔,那既然是一個小金字塔就會有一個法老王在裡面嘛,就是說三個法院就都會有院長嘛!有最高法院院長、行政法院院長,有公懲會委員長嘛!這就是近程目標。

即使是這種近程目標,按照上一次司法院的規劃,都說要訴訟程序先行,還有什麼日出條款要3、5年,坦白講啦!從我的角度我都認為太慢啦,但是不管啦!就算照3、5年以後,這個也要3、5年才能達到所謂的近程目標,至於剛才林明昕老師批評的這個遠程目標,林明昕老師說這個他反對這個supreme court,那我是想說假設這個近程目標做完以後,未來假設把這個最高法院剩下一庭,最高民事庭剩下一庭、刑事庭剩下一庭、行政法院剩下一庭,弄到司法院來加上憲法法庭,那司法院本身就在做這個審判,那這樣我覺得也符合530啊,為什麼不可以勒?所以也許是林明昕老師擔心的是說將來不知道怎麼處理,但我覺得那個遠程就後面,那將來最大的變化,坦白講就是人事,如果真的併到裡面去,三個法老王就沒有了!

就是,這就是為什麼過去我講的司法改革,光是要把最高法院縮編就做不到,為什麼做不到?光庭長你就擺不平,十幾個庭每個人都是庭長,你一講到說要縮編,這幾個庭長怎麼擺就搞不定,那現在就是說我們先把庭長搞定。這個就是近程目標讓他員額縮編,將來如果遠程目標達到以後,把這三個法院也許變成法庭併入司法院來,那院長就不見了,那鄭院長可能就沒辦法當院長了,可能就是最高法院民事庭的,可能就是司法院民事庭的庭長,那刑事法院大概是這個意思啦!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看,近程目標感覺是政策,至少有目標可行性的遠程目標,我感覺是個遠景嘛!所以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理解,我覺得這樣的近程目標跟遠程目標,也符合憲法的規定,也有政策的可行性,所以我個人是……不管是近程或者遠程啦!我個人都是支持的,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