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是不是這樣子?就是針對司法院的審判機關化,我們原則上是都同意啦!那剛才大家有意見的只是在是說他是怎麼樣子去達成這樣子的一個司法院的審判機關,那大家第一個,對於司法院的審判機關化的那個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組織,這是一個大家有意見。第二個,怎麼樣子到那個部分,大家肯定也有一些意見,但是這個部分的話大家可以理解從1999年開始甚至在之前,很多的一些理想,這些理想他都有一些現實上的一些……可能事實上的不可能,像譬如說如果照釋字530的話,那就是釋字530做成之後的兩年,照理說他就應該要實踐了嗎?事實上沒有。

所以表示是說,現實上他是有些困難的,那對於這些現實上的困難的話呢,我們在做一些決議的時候,我會懇求大家的話也去考慮一下,那個決議本身我們自己也不要把自己……做完決議到時候幾年後人家來看說:欸,這次我們做成的決議也是沒有成功。那不會不成功,而是看我們決議的內容是什麼?那第二個的話,也請大家考量就是說,因為這個部分的話,是我們當時在第一次會議中間的話,或者是我一直講這件事情,不對。因為大家會認為是說,第一次會議中間的話,我們大家開始聚會然後大家對於問題有一些優先順序在裡面,那對於這些問題的話,那大家覺得是說可能就請司法院自己認領,然後擬出方案來,然後大家再看一下就可以了!

但是今天的話也許大家覺得說這個好像不是像我想像中的那個樣子,所以我今天必須要很嚴肅來思考這個問題,所以對不起,我……要好好討論。這個我大概也沒有辦法阻止大家,但是我有請大家就是注意一下我們的那個……我們議題太多了,還有很多議題,所以對這個部分的話呢,該可以放的就……大致上可以決議就可以了,就是……我們大家都同意嘛?還是同意希望司法院繼續努力朝司法院成為一個審判機關,繼續努力。那在近程中間的話,配合金字塔型的訴訟程序的一個努力,然後這兩個應該結合在一起,然後來朝向審判機關化,大概也就如此了,我們其他也就不要再談太多可不可以?是,那個鄭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