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關於這個問題我們有很大的感觸,司法院的大法官在作成解釋的時候,你看90年的530號解釋到現在多久了?就是我們自己的司法人作成解釋我們都沒辦法做到,所以今天在座有這麼多過半的非法律人看我們法院在運作,你們腦袋一定都在想你們到底在搞什麼?自己解釋自己又做不到,所以剛才院長、蔡院長講的我很支持,這個不要再討論了啦!530就擺在那裏了嘛!就是要做啊!現在是歷任的大院長做不到,那也不能怪歷任的大院長,因為最高法院要反彈、最高行政法院要反彈、公懲會也要反彈,他們也會很為難嘛!

那這一次司法改革國是會議,面臨老百姓對司法這麼樣的不信賴,總統府再一次的來召開司法改革會議,如果這個方向是1999年就已經確定的方向,是提出一元單軌的。長程的一元單軌,短程的做一元多軌,在當時都還是要求司法院馬上成為審判機關啊!一元多軌也是要求司法院成為審判機關嘛!所以我們今天面對530號解釋,我們法律人自己要有……說實在的,真袂見笑(台語),就是還在討論這個問題。我們自己要努力趕快把他通過,既然許院長提出這樣一個近程跟遠程的方案,我們是不是就照這樣的方案讓司法院趕快去做?這個是我真的語重心長地講,在面對這麼多非法律人在這個場合,是我們自己要檢討的一個重要的課題。所以我是覺得不要再討論了,就趕快通過,讓司法院能夠趕快去進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