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啊,憑良心講啦!這個法界跟社會各界有共識是推動改革最重要的動力啦!那有些時候共識有了時機還沒有到啦!硬推也不成啦!那我舉兩個……,我想各位先進都非常清楚兩個例子:第一個是違警罰法,違警罰法經過兩次大法官宣告違憲,但是並不是宣告違憲他就改,也拖了十幾年,社會氛圍到了時機成熟條件夠了才改成社會秩序維護法。第二個,剛剛有跟各位先進報告的這個審檢分隸,其實從民國第49年大法官釋字第86號就是審檢分隸,雖然大法官是有權解釋,但是時機還沒到、社會氛圍還沒到、條件還不足,所以一直沒有動。

那我的意思是我們這樣的一個遠程目標,跟過去不大相同的是因為有大法官的解釋,大法官那個本來就有一個年限在那個地方,所以跟完全沒有年限的就不太一樣。到底年限要多久?憑良心講非常難以估計,非常難以估計,因為將來整個國會,所有你都要經過國會啊!國會會怎麼樣的運作,沒有人知道,但是我們有一個這樣的一個明確的方向,配合大法官的這樣的一個解釋,我覺得會比較好,不管時間延後多久來檢是我們今天的決議,都在我們這個決議範圍內。不會剛剛像主席特別提的就是說,我們決議十年、五年,結果那個時間一拖過去可能沒有效了,沒有效了!那我們沒有訂時間呢,那種拘束力是永遠都會在的。那因為將來的一個目標既然是司法院一個基本的目標,我相信將來時間不管經過多久,大概司法院都會很努力在做啦!這樣以上補充,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