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要建議說還是就是像何委員說的要訂一個合理的時間,因為我覺得沒有時間的這個向度不算是責任政治的一個真正的呈現,而且一旦有押了時間不管有沒有成功,我覺得自然會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去盡力辦很多的事情,比方說如果共識了就還不夠,那是不是就是會想盡各式各樣的方法來增加這個共識?然後有了這個時間點,比方說,那法官就會知道有一天自己不用再預期自己有可能成為庭長、成為院長,他可能會好好地去做他的初審的法官或是怎麼樣,所以我覺得還是有這個時間的向度是重要的。而且我真的覺得還是一樣,就是要給自己一種急迫感,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