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建議說那個,時間我認為其實就按照我們這個司法院的提案,把近程目標,把時間押在這個地方,那我講過我覺得,我自己是覺得五年太長了,如果能改成三年,我是覺得三年內就應該要完成近程目標,但是沒問題為了共識,大家講五年就五年,我覺得那個時間就押在這邊。

至於後面的遠程目標就是像剛才林明昕教授擔心的,將來是不是真的就像美國最高法院就只有九個大法官來審全部,還是說把這些不同的金字塔併入司法院成為不同的庭,我認為那個也是有解釋的空間,不一定就沒有。

對那個遠程目標,不用現在,我認為不用現在操心,搞不好人家下任司法院長有他的構想誰知道,所以我是覺得時間應該是押在就是按照司法院這個近程目標,希望我們希望他在三年或者五年內就要完成這個三終審金字塔型的這個組織。

至於,我一點小小回應蔡院長,剛剛說當年為什麼沒有達成,八九十年就做成為什麼沒有達成,坦白講在翁岳生當院長的時候,翁岳生院長的時候確實有提出這樣的法案,但是到立法院,講簡單一點,當時終審法院的法官就到立法院去遊說,遊說當時在野的國民黨,那等等等等。

當然有很多政治動機的揣測,說有很多立法委員還有案件在終審,所以這樣才有希望,講白了就是這樣,當時確實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