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說……我本來意見是這樣啦,因為我們也要跟外界是對話的,因為這個部分確實是延宕了16年的一個案子,所以如果後面都完全沒有……因為年限有時候是一個壓力,也是一個決心啦,你完全沒有年限的話,有時候會流於是比較一個空泛的。所以那年限的部分,我想院長這邊會認為五年,比方是一個……有難度的。那是不是……我想因為這個案子應該也有一些討論跟思考過,也就是這個年限如果不是五年,那怎麼樣一個相對合力,或者一個比較可以被考慮的一個年限,我是建議是放進去。所以剛才這個方案我沒有舉手是……這個我也是同意的,但是我認為是要後面還是要加一個年限,這樣一個方案。所以我……可是這兩個方案其實是沒有衝突的,所以我剛才不確定能不能舉手,是這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