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盡量簡單就是對於提案的……剛剛講那釋字175號解釋這個中間的問題。已經前面有幾位講到了,這個現在已經有175號解釋,我想吳委員剛剛講的話很重,認為這175號解釋是欺騙,如果法務部認為這個看法是對的話,其實法務部應該聲請變更解釋。那我想要特別說一下,提案權啊,是一個一般的簡稱,其實提案並不是一種權利,因為提案,立法院是可以不理的,任何一個機關提案送到立法院去,立法院不理了,它屆期過了就沒有了,你根本沒有任何拘束力,不是一種權利,所以175號解釋沒有用「提案權」這樣的字,說「得向」這個立法院提案。那特別講到譬如說美國的例子,美國總統連提案都不提案的,他透過國會議員提案,那所以今天假如一個機關它透過國會議員提案,事實上也做得到,所以這根本是假議題,我必須要說這是假議題。

而這裡頭真正重要的是530號解釋,530號解釋說,有固有的規則……這個制定權,因為行使審判權,你當然就會為了行使審判權的程序,會要有規則制定權,這是為什麼拿美國例子的話,它所有的訴訟程序,都是用這個司法自己的規則制定的。我們是用立法者制定的,其實是尊重立法者的一種做法,這裡頭當然包括立法權跟司法權的權利的重疊的部分,所以過去司法院用這樣的方式來尊重立法院的這個制定權,在我來看一點問題都沒有。您如果今天沒有提案權,司法院就自己寫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叫做民事訴訟規則、刑事訴訟規則,530號解釋也出得來啊,國際例子也有啊,但是那當然跟我們過去的習慣不合,但是在我來看,這……所以司法院提案這件事情,175號解釋這件事情,是尊重立法權的表示,不是越權表示,我必須要對吳委員的看法提出不同意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