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講兩點,很簡單的回應一下。第一個,立法院職權行使法是立法院自己通過的,它如果不規定一定要處理,它也可以不處理,所以那個權利是立法院對於提案機關的尊重,但是並不是憲法上先天的那種所謂的支配的權利,這是我想特別說的。

那第二點就是,司法行政這件事情,如果要做這樣子嚴格的劃分,就是司法院什麼都沒有的話,那其實我必須要說,這樣子的司法行政觀念,可能比民國49年,就是有釋字86號解釋之前的審檢分隸都還糟,因為民國49年之前,司法院以及最高法院的行政都還屬於司法院,如果照現在這樣講法的話,你不但是高等法院以下要隸屬於法務部了,那你司法院跟最高行政法院也要一起移過去了,我不曉得這是法務部現在的立場還是不是?如果是的話,我認為這是一個大開倒車的行為,我希望我的認識是有錯誤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