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剛才主席的一番話,那……我不會……沒辦法把心剖開給你們看,要不然的話我可以把心剖開,這個跟本位沒有關係。那第一個,剛才林委員說,那法律提案跟立法的……決定立法還是要由立法院來通過嘛,所以這個法律提案不是最後的決定,但是其實有在涉及草擬法案及跑國會的,就會知道說法律的提案呢,其實涉及到最後,法律的形成是非常重要、非常密切,對。那譬如說司法院提……剛才我講154第一項說無罪推定,這個要等到確定,那因為立法員通常不是法律的專業,也就這樣過了。上次我們開會的時候,司法院就有提到說,司法院的刑事訴訟法,把那個強制辯護跟律師辯護權混在一起,立法院也是這樣過了,所以很多不合理的現象就是這樣過,為什麼?因為法律的提案權影響到最後法律的結果是怎麼樣,那是影響很密切的。

那由審判機關來擁有法律提案權,那審判機關的……對法律的見解確實沒有說一定會跟行政院……有時候會有不一樣的地方嘛,審判機關是……有調辦事的是法官嘛,然後到國會去遊說,我們也知道我們國會……尤其是以前有一些議員、有一些國會立法委員有案在身嘛,你請審判的法官去跟委員遊說,這樣對委員形成多大的壓力?那我們形成的法律,就會變成太過偏重審判者的角度,而忽略了整體社會治安的需要。好,剛才說……有委員說……我在批評釋字175號,是不是太重了一些?我再問一次,世界有這麼多的先進國家、這麼多的已開發國家,我國有留學的國家就好,到底哪一些國家的審判機關有法律案提案權?那審判機關不應該有法律案……一般的法律案提案權,不表示它沒有審判規則制定權。像在美國,審判機關沒有法律提案權,但是它有規則制定權啊,審判的規則制定權,這是兩碼子事啦。OK,報告完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