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學政治的,所以我要比較現實,法律我就不講。那第一個就是說,就我所知道的那一個……美國的大法官事實上……首席大法官曾經到國外去做聽證,那這個並不是沒有。那更明顯的是法國的憲法法庭,事實上在國會立法的時候就常常介入立法過程了,這個是……當然法國是很特別的。那回到台灣的現實我覺得是這樣:第一個,我們大家知道的,就是說整個立法院的立法的品質,包括它的法律的專業人才,事實上是相當不足的。那我相信司法院在這方面可以就是說,除了法務部之外,司法院是可以提供很不同的立法專業給立法院的委員去做參考的,那這個是我相信是非常重要的,當然我相信這問題沒有那麼重要啦……就是說不是那麼嚴重啦,就是說今天司法院如果它沒有提案權,或是有提案權,那如果立法委員要求司法院還是要表示意見的時候怎麼辦?那就一個比較多元的競爭的關係的話,我認為最後的決定權,即使兩邊都有提案權都沒有關係,它最後的決定人還是立法委員,立法委員要做……事實上是立法委員負最大的政治責任。那在我們可以提供立法委員這麼多元的不同的意見的時候,我相信交予立法委員反而可以做出更完整的立法出來;如果只給法務部的話,我相信就依立法的品質以及它多元的聲音,這部分是會相當缺乏的。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