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大家好。因為剛才有不少委員也對法務部提出來很嚴厲的批判,所以我這邊還是必須做一個回應。那剛才尤其張委員……張升星張委員有提到,法務部負責的很多法案,譬如像兩公約處理得不好,怎麼樣、怎麼樣,死刑議題沒有處理好,這個……批評法務部。那我特別說明,今天討論的重點就是誰負政策責任嘛,今天法務部就是因為擔負兩公約的政策責任,所以被批評,甚至有部長因為這樣下台的,多的是。那就是因為在政策的執行跟立法院、跟國會部門或者跟我們最高的行政院或甚至總統、行政部門的這個整體政策不符合,所以法務部部長必須要因此下台,而且是被迫下台,這就叫做政策責任、這叫做責任政治。那尤其是兩公約,我特別提到兩公約,因為現在我們雖然法務部負責兩公約的相關措施跟施行細則,甚至這個政策擬定,但是在部……很多的法案我們就是沒有提案權啊,像兩公約……跟兩公約關係最密切的刑事訴訟法,以及刑事訴訟法的相關特別法規:速審法,還有這個提審法,都不是法務部在主管,我們想動刑事訴訟法就被卡住,我們想落實兩公約在刑事訴訟法裡頭,確實就是被卡住,所以無法落實。但是法務部要不要負政策責任?要啊,歷屆的部長不只要在立法院,甚至是行政院長在立法院質詢的時候,被批判,甚至要負起……甚至預算被卡,都是因為政策執行不力,甚至要因此下台。那大家也不要忘了,像王清峰部長就是因為死刑、廢死的政策,因此立刻被指定要下台,那這個就是為政策負責,這個是很好的權責要相符的一個……一個例子。

但是確實我們在很多法案,法務部有政策責任,卻無法落實推動相關法規的修正,所以我們希望透過這次會議,讓我們有比較完全的權責相符。法務部既然要負擔這麼大的政策責任,就應該讓我們有完全的政策執行權,而且不要忘了,就是我們還有一個立法院啊,如果這個政策不符合全民的期待,在立法院就是一個全民溝通的管道,而且我們認為,相關的公聽會,各方意見要進來,就應該在立法部門執行啊,但是任何法律、任何政策它要有一個行政部門的主管部會,而不能有多頭馬車,那我們就讓這個主管的部會,它可以負起政策責任。那像現在的憲政設計,包括很多先進委員都提到啦,目前按照我們的憲法設計,政策的負責單位就是行政院之下的法務部啊,而且一條線的從憲政的整個相關設計上,也只有法務部可以承擔政策的成敗責任,對外面對批評、對外面對制衡機制,這是我們第一個要說明。

那剛才張委員還提到非常上訴制度,這跟檢察官有關,那麼檢察官是一個客觀的官署,它不是只為了追求有罪,或追求一個確定的判決它就終止了,如果這個判決有錯誤,我們說什麼人可以糾正判決的錯誤?當然只有檢察官在訴訟體系之內去糾正,因為為了維持審判獨立,由它來檢討或者說看看有沒有需要修正的。那麼在訴訟過程當中,它有上訴的機制,那麼訴訟確定之後,判決確定之後,它當然……如果它還是覺得需要有檢討這個確定判決,也是透過檢察官來提起這個非常上訴的救濟。我說其實檢察官……當然我這邊不是……我現在是跳回檢察官的身分,法官可以因為證據不足,下無罪判決。可以因為證據不足、事實不明,對被告為有利的判決,但是檢察官永遠在追求真相,當一個判決確定之後呢,有新的事實發現,或者是有這個違背法令的事情發現的時候,它還是要跟它原來的主張做不同的處理,透過檢察官的機制去……透過非常上訴的機制去做一些救濟或糾正,那檢察官還是在追求真實發現,跟法官的這個目的還是有一點不一樣,我只是……不好意思,這個就離題一點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