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主席一再跟我們裁示說我們要focus在這一個……有關於這法律提案權,那所以……可是後來大家慢慢題目就跑掉了,那我覺得我們還是應該把它聚焦回來。其實剛剛林司長一再提到說,要完全的責任等等,可是我真的很難想像,就是如果說像刑事訴訟法這樣的程序法,如果真的全部都由法務部主管的話,我們新的人權保障會到什麼樣的程度啊?馬英九當過法務部部長,陳定南當過法務部部長,這兩位部長呢,都曾經上過憲法法庭去陳述說,刑事訴訟法某些條文不能改、不能改,後來都……當然是都是大敗而逃啊。那為什麼會大敗而逃呢?因為那些制度本來就是……侵害人權的制度嘛,不管說是搜索、不管說是羈押,那些東西本來就是應該是要令狀主義的啊,可是你看即使是貴為法務部長,他還是要維護他自己本身、自己這個部門的權力,維護他底下檢察官所需要、希望爭取的這些權力,所以人權保障在他們來講是不是真的是很重要呢?其實可能不是啊。因為既然那個時候……不管是搜索權或者是羈押權,可能要被拿掉的時候,一堆檢察官就講啊,搜索權拿掉以後我們就沒辦法辦案了,羈押權拿掉我們就沒有辦法辦案了,監聽如果要法官令狀的話,我們就沒有辦法辦案了,結果後來都拿掉,結果還是案辦得很好啊。甚至那時候說檢警共用24小時我們就沒辦法辦案了,結果現在案子還是辦得很好啊。所以你要知道就是說,法務部它其實真的是一個非常保守的機關,那訴訟法……而且,檢察官其實在案件裡面,他事實上他是屬於跟被告是屬於一個敵對的狀態,你如果這樣的一個程序法,它把它落在一個……其中一造的手上,他對被告來講,他是絕絕對對是非常非常不利的。那當然回到最後一句話就是,釋字175號如果它現在還存在,而且沒有任何因素讓它變更或消滅之前,那套一句剛剛有很多法律人前輩講的話,大法官解釋出來那些我們就要尊重它啊,那175號裡面講的說司法院有提案權,那這就尊重它嘛,那還有什麼好討論的呢?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