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主席講那個部分,就是就終極目標來講,我建議就是說,是不是可以寫司法院於審判機關化之後,應不得再行使法律提案權,大法官釋字第三號及第一七五號解釋應循適當程序變更解釋?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