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部分有關法律……有關訴訟……特別是訴訟程序的法律跟那個法院的規則制定權這一塊的話呢,現在目前沒有辦法講的非常清楚,但是我相信是說如果有發生問題的時候,也可以透過釋憲的方式可以把它想辦法弄清楚。我們現在目前必須……大家要有一些折衷啦,那折衷的一個結果的話是符合大家的意思,大多數人的意思,我們看可不可以想辦法弄出一個東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