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想法也相當接近,我覺得提案跟成案到最後通過立案,其實它是一個過程,所以我們不需要把這個東西,一開始就綁的那麼死,綁到最後我們其實……講說誰有提案權,以我有一點粗淺的觀念是……只要是對司法改革這個法律的裁判、這個改進好的方案,其實大家都可以來提案,為什麼要通過某一些機構來提案?所以我覺得提案權可能我們把那個權看的太重,那事實上,它有一個過程,所以一開始也是像這個院長所提的,像許院長所提的,其實不需要綁的那麼死。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