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用那個洋鬼子的話來說,東西沒有壞就不要改啦。只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那我的想法是在目前的……在審判機關化之前,就維持現狀。那等到有審判機關化了之後,你即使有了那個權力,還是可以自己自我節制不行使,你只是在程序法上面表示意見,或者是你盡量節制在提案權這方面,我在想……這應該是彼此之間可以接受的一個原則,而且也符合民主政治三權分立的一個分權與制衡的原則,簡單說明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