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建議就是在達成司法院審判機關化的目標之前呢,是不是請司法院能夠檢討它法律提案權的範圍,並與行政院進行協商,重新劃定權責相符之提案範圍。我這裡並沒有要求說,哪一個提案要有誰主政或是什麼?那可以透過這個協商,彼此討論我們現在的問題在哪裡。譬如說根據當時那個七十一年審檢分立的這個……就是說兩院秘書長的協商,就是現在操作的實況喔,就是程序法原則上是司法院,實體法歸法務部,那麼其中其實還有一些附註,譬如說,關於檢察機關的部分,就是法務部可以主政,可是實務上的操作其實不然,即使是刑事訴訟法裡面,法務部要修正屬於檢察官的那一部分,其實都拜託司法院提案,我們……就是行政院從來沒有主動提案,就是說,它的實務運作已經變成這樣,跟原來的、七十一年的那個協商結論,其實也已經有不同。

所以我是比較希望說,可以協商,那協商的結論怎麼樣?這個是可以互相談的嘛,因為我們這個會沒有辦法去決定說,誰應該有哪些提案權,那我的本意也沒有說,要全部搬來由法務部,或者是司法院要做什麼樣的承諾,但是可不可以再對話一次?我認為這個是需要面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