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是不可能的。不論你怎麼修,因為這是人的問題,這不是制度的問題,那我覺得這個協商啊,就是要院長跟秘書長兩方的人坐下來來溝通,老實講,我們做制度設計,不論你怎麼制度,只要人的態度、溝通的方式不對,它永遠是有嫌隙的。Anyway,大家可以……至少我們這些政治學者,我們豆腐腦袋能夠想的出來的,大概就是如此了,不過我的想法是,答案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