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地方……剛剛蔡委員有提到就是說重新檢討,但是她一直沒有點出兩院在過去審檢分立的時候,劃分的範圍有什麼不同?那當然她特別提到那個刑事訴訟法喔,那因為刑事訴訟法是審判程序嘛,那檢察官是……當然是其中一個成員,但是主要的在起訴以後都是法院在主導,所以當初劃歸刑事訴訟,由司法院主辦會銜行政院,但是特別括號,剛剛也特別報告,如果涉及檢察官的部分,由行政院來主導,那麼這樣的一個範圍,好像蔡委員沒有特別提出它有什麼樣的一個缺點?沒有什麼缺點?

那所以我覺得是說在這樣的範圍……假設這樣的範圍是不合理的,那或許我們討論看看要不要重新劃定範圍?否則的話我覺得那個範圍應該是不要動喔,那盡量……剛剛我們許院長特別提喔,兩院呢……我一開始就報告了,其實重點在於人、不在於制度啦。你規定兩院都不能吵也沒有用,因為立法院會找你去啊,啊你不能去那邊的違背良心發言啊,對不對?一樣的道理,所以重點就是說,我剛剛提到的就是說,院部在刑事訴訟的過程當中,對於人權保障、正義的追求,要有一個平衡點,大家也要有一個諒解,這個才是最重要的。那拋除本位來看看,我們用什麼樣的條文才是適當?

那重新協商,我覺得重新協商範圍啊,目前的這個規定喔,沒有什麼特別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問題,好像是不是要再請大家斟酌啦。那因為已經進入這個條文了,不然剛剛因為很多委員提到很多的疑點,因為我是有一些了解,譬如說司法院的院長為什麼修憲以後,改為「併為」大法官?因為在修改條文的時候我知道、我很清楚,因為過去的司法院長是單純的行政官嘛,那就被批評,所以為了讓他有大法官的身分,又兼具司法行政,所以用「併為」。也不叫「兼」,要「併為」才類似於最高法院的見解。所以他的司法行政的本質沒有特別高的改變。

我的看法是說一開始我們建立了……就是說在這個審判機關化之前,那麼如果涉及到院部,法官審判所需要的法律如果涉及到院部主管的事項的話呢,那麼院部應該充分的來進行溝通,讓這個立法能夠順利完成,這個是院部向整個社會大眾共同承擔的責任。我覺得這樣的應該是比較可行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