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其實現狀就是如此,充分溝通之後還是沒辦法溝通啊。我同意就是說這裡也有很多人對價值選擇的衝突是導致這樣的因素啦,但是我認為制度設計其實滿重要,那我這樣建議我自己覺得說重新檢討並沒有說檢討的結論是會變成怎麼樣啊。有可能重新檢討對話,大家了解後,可能還是會維持現狀也不一定,但是上一次的協商離現在已經超過三十年了,我覺得好像只是提一個說重新協商然後再檢討,並沒有任何的強制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