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贊成就是提案範圍去檢討,那個我是比較認為說,司法院跟行政院協商的,或又把它法制化就是那個提案的程序啦,就是那個前面的這個……這種協商的程序,所以我是比較建議說就是……內容上是後面這個充分溝通的這個程序的問題,但是呢,在下面就是把它變成法制化起來。那法制化不一定要定一個什麼法啦,就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