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各位先進,有一個數據跟各位報告一下,就是二零一六年的世界銀行,這個doing business,它這個統計喔,我們大概全球有一百八十九個經濟體的,那有九十七個會有商業法院跟或者是商業法庭、就專庭,這個全球大概都一半以上的經濟體,都有這樣的制度,那理由為什麼?就是因為企業要遵循法令,可是我們的判決呢可能很多都是不專業,或者是不快,然後也沒有……各庭的見解也不一致喔,所以讓企業遵循的成本很大,那在司改這部分跟經濟、財經有關係的就是一個重要議題,就是要如何……是不是要設立一個商業法院?或是商業法庭?這個這樣的議題。

那在這樣的前提下,當然剛剛我們秘書長,司法院秘書長他有提到這樣的構想,那其實把商業法院呢來併入智財的法院呢,這個我覺得也是滿好的,就是因為畢竟還有成本的考量,如果太多、分開恐怕也不是很適當喔。所以在這個前提之下,只要……我認為只要是設立目標只要符合專業、迅速、判決一致,而且可預測性,我覺得都是可以的。就是我個人跟一些財經法的教授討論的結論是如此啦。

那第二個就是說,什麼樣的範圍……這個是管轄範圍喔,那這個我有在書面意見也有提出,我就不要一一唸了,其中像公司法、企併法、證交法,這些都是非常重要。全世界的商業法院做的最成功就是德拉瓦州,美國的紐約證券交所上市百分之七、八成的公司都是在德拉瓦州設立的,準據它的法律設立的,它做的非常好。所以說它吸引了很多上市公司在來資本市場的形成,然後呢發展它的經濟。所以這部分的話是我們可以學習的。所以我就列舉說大概……這個財經重要法令是在這邊,然後另外一個制度構想上可能要注意就是……基本上應該要專屬管轄,就是這樣。那專屬管轄,那法院……就是案子才會在這個法院或是法庭來訴訟,那法官才能夠來累積經驗。所以這個通常都是應該要把它設成專屬管轄,但是為什麼要有……會可以合議管轄?以美國的例子來看的話,它是比方說,它一定金額以下,它不屬於專屬管轄,可是如果當事人呢願意合議管轄,也可以來由商業法院來加以審理。那法官有……是不是同意了?的權限,比方說你可能金額、標的金額很大,很小、很小,可是因為你的案件法律問題非常有意義,那這個時候法官就可以同意進來,這個有這樣的制度啦。

所以我們有特別在這部分的話,我個人跟一些財經法的教授討論到這邊就是說,希望這樣的商事法院或商業法院呢,能夠處理民事、刑事、行政訴訟裡面的這個……以及非訟事件,都可以,訴訟跟非訟事件都可以,民、刑、行政都可以,但是財產權訴訟,可能要一個訴訟標的多少金額以上才可以。那以下呢如果說它的法律證據非常重要,那也可以就剛剛講的合議管轄、當事人合議管轄,然後法官同意與否的裁量權。

那至於第四個問題就是,是不是應該二審終結或是三審終結。我們如果看二審終結,看起來很有意義,因為什麼?因為它很快,那德拉瓦州就是二審。可是因為我們考量到二審他會喪失審級利益啦,恐怕會引起更大的糾紛,所以一些財經法的教授也都贊同說,三審來當作終審也OK。所以這部分的話,這個當然沒有錯,我們也要求迅速,可是呢他的審級利益,當事人的審級利益,而且是……恐怕也要加以考量啦。所以說這個部分的話,雖然美國的制度是二審,我們也可以考慮用三審方式來代替,在目前的階段。

那另外一個就是專業累積,法官基本上就不調動,如果是法院的話,用這個商業法院的話,那就不調動,那如果是財經……商業法庭的話,恐怕要訂個七、八年不調動這樣的情況,那這個是也可以再考量的。

那另外一個……最後一點就是鼓勵調解跟和解,那為什麼調解、和解這個是一般訴訟程序都有,為什麼要特別強調?就是德拉瓦州它們另外一個特色,它的調解員必須要有財經的專業才可以來做,啊它有特殊制度,可是那個完全引進來喔,它們就要說ADR嘛,恐怕也有一些問題,所以我們就把它消化之後呢,在我們現制上,我們也建議說如果能夠有鼓勵調解、和解,可能會比較適當喔。

那其他的配套措施,還有就是我們之前討論到的這個終級法院的員額的改革啦這些,還有專家證人啦,還有專業法官產生方式,比方說德拉瓦州它都是由做商事的律師來挑選的,這些我們都在本組已經討論過,或者是其他組,已經討論過了,所以我們就不再討論。所以大概以上幾點喔,都是我歸納一些財經法的教授,希望能夠……我們在這次司改能夠加以採納,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