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主席喔,我想關於專業法院的這個部分,事實上勞政……譬如我自己所在做的一個推動的一個政策,長期以來勞動法院一直都是一個重要的目標喔,那這是在一九九零年代我們所提……一九九零年啦我們所提的勞動憲章裡面,就曾經把這個列為一個重要……譬如說那時候我們是想說國家應設置勞動法院、整理勞動訴訟之審判喔,然後也應制定喔非職業法官之制度,參與勞動審判之審理啦,那其實我要講的是說,當然現在司法院有在推動勞動案件訴訟法,我也予以肯定啦,因為這是我們推動的短程目標喔,希望能夠盡量的讓勞工在面對訴訟的時候,他能夠去追求這個司法的救濟喔。因為如果從……如果結論是講說欸如果財經跟商業要設勞動法院,那勞工沒有設勞動法院的話,那我覺得也很奇怪,因為其實剛剛這個劉委員所提到的專業的審判,其實大家的需求度是一樣的,都是一樣的。

那勞工面對的因為工資是他唯一的所得啦,所以追求這個審判,尤其是……尤其是司法正義的話,這部分是非常重要的。我舉一個例子,因為在司法院的資料裡面有提到,大同的這個白正憲,我就舉大同一個勞動訴訟的一個案件喔,那個案件當然因為他是我們的前主席啦,勞陣前主席的……打了八年的官司事實上跟過去張升星那個法官是就發回更審,理由奇怪發回更審的情況,一個簡單的確認雇傭關係之訴,打了八年,那當然我就問這個當事人講說,你覺得這是正義嗎?他說當然是正義啊,因為我最終我是勝訴的嘛。但是這個正義,是模糊到我感覺不到它的正義啊,模糊到我感覺不到它的正義,我覺得這句話其實是一個……一個打了八年,一個簡單確認僱傭關係之訴的工會幹部的一個綜合心聲,更何況我們看了很多的訴訟事實上是我們覺得……可能有些需要專業度再提高的喔。

那當然我覺得勞動案件訴訟法的推動跟專業法官、專業法院,譬如說勞動法院的推動基本上這是應該不會衝突的兩個重要的目標喔。那訴訟……勞動案件訴訟的程序的部分是要解決訴訟成本,尤其是在很多時候舉證或者其他……坦白講以前的兩千零九年的勞資爭議處理法的修法裡面就有一部分的進步了。那這次我真的很欣見就是說,這個司法院積極推動勞動案件訴訟法啦,這部分當然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改革。

但是勞動法院的部分未來它不只是訴訟程序的問題,它還包括說,剛剛這個劉委員所提到的專業的法官的問題,包括說未來有沒有可能在審理制度上面的一些……重新有一些設計?其實讓所謂的……以前我們在一九九零年的時候提的非職業法官的這樣的一個參與審判,譬如像劉委員的提供資料裡面也有講說,未來的配套措施有一些參審的制度的設計喔,那我還是認為說勞動法這些部分,它應該要列為至少是這次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裡面的一個重要的決議喔,而且是往這個方向邁進。那這個方向能邁進到底多久喔,事實上也可能……也許可以有一些期程啦,可以比較具體的期程啦,因為如果這樣看出去的話,智財法院其實在WTO之下、要求之下所做的決議喔。

那商業法院這個講來講去,那個億來億去的這個人的官司啊,那勞工來講的話其實……我用一句話來做一個結論啦就是說,我引用政大林佳和老師講的,他講說一個德國的勞工的薪水是台灣勞工的三倍到四倍喔,但是一個台灣勞工打官司的成本,事實上是德國勞工的三倍到四倍喔,其實當然進入訴訟已經是不容易的喔,尤其我必須要承認講說,我很多時候我都不太敢讓我的個案進入訴訟,因為那是一個不確定的狀態喔,擲筊擲筊喔,但是我還是期待說很多的正義其實是可以透過這個管道去得到應有的解決,那第一個我可能還是很肯定說,司法院願意積極的推動勞動案件訴訟法,但是我也覺得說這個勞動的專業法院應該跟智財商業法院一樣,列為一個重要的一個政策的方向跟決定,這部分才是解決未來,或者是說處理我們整體的這個法院專業化的這樣的一個出路跟方向,那我就簡單做這個表達,以上,謝謝。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