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以這個美國德拉瓦州那個商業法院來看喔,它的這個……它的最高法院喔,它州的最高法院處理一個案子喔,去年喔,它是這個總共出了七百多件,那大概平均大概是二十九天就結束,那如果是從……它是有兩級次嘛,它從那個它的衡平法院開始,第一級的衡平法院開始,加這個最高法院的大概是八、九成是在兩百九十天就全部一天完畢,所以跟我們比起來,我們實在太久了,我們看到資料裡面提到的SOGO案,或者是我們看到很多內線交易的案子,或者是很多掏空的案子,它都搞了好幾年,那個還有……我們看到也有十幾年都還沒判決確定的,啊這個就是牽涉到很多的問題啦,其中一個就是跟我們終級法院這個……這個層面處理也相關,那所以我非常的支持。

那另外就是他沒有專業,他法官沒有專業,他不曉得這些財經的東西,如何去理解,啊為什麼?他調啊調動,因為案子實在太多了,他調動太快,他沒有辦法積累他相關的經驗,財經或者是商業、企業的經營經驗,所以他判決就不符,所以這部分的話,在國外他是用這樣來處理就是一個專庭或者是專門的法院,然後來處理它,那法官基本上不調動的,讓他培養各個專長,然後呢可以……這樣才可以符合專業跟迅速來處理,他就不會拖延很久,以一個簡單例子來看,這是有時候法官呢,當然我們都不能完全怪法官啦,比方說一個期貨案件,我們親自碰到的,他完全不曉得期貨是什麼。從頭跟法官交集,啊這個事也不能怪他,這真的是很專業的事情。

所以這部分的話,如果我們希望有這種商業法院或者是財經的專院的話,他這方面的知識他很快累積,然後也可以……不只是他只有判一個案子,他可能熟悉了,他馬上就被調走了,所以這部分的話,我們希望的就是說,為什麼跟一般的案件都是要求專業,可是因為財經的情況,它是比較特殊,所以各國……剛剛有報告過就是為什麼會有一百八十九個經濟體,有九十七個經濟體有這樣的制度,那我們很多法律已經有這樣規定了,比方說證券交易法、比方說投信投顧法它是說你要設專庭,得設專庭,可是到現在我們就是只有台北地院有一個刑事的、刑事的財經專庭而已,那這個實施的效果滿好的,也很多人想要到這個財經專庭來……來做這個法官,是不是把這個經驗對外來傳播,然後包括民庭、刑庭,然後高院都可以來設。

啊再加上我們這個司法院提出的終級法院,它的員額的縮小,然後讓那個一庭、民庭它的判決、它的意見才會一致,不會有……到目前為止,常常看到有好幾庭,最高法院它見解不一致,那就產生了……企業沒有辦法遵守,因為企業遵守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它做一個business的judgement的時候,它可能就是違法的,那這樣的話會影響它的生存,所以這個是會影響我們經濟的發展所以非常重要,所以我們財經法的教授們就希望有這樣跟各國先進國家的趨勢能夠一致的這個這樣的一個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