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委員提到的就是說,法院跟專業法庭的差別喔,那這個我可以很簡單的報告這一點就是說,專業法庭因為還是屬於法院內部一個單位,所以會受到因為法官內部事務分配……會調動,會調動,那它的這個人事的穩定性,沒有專業法院這樣,那這第一個。第二個呢因為它是在普通法院體系內的一個編制跟人員,所以你額外的要加其他的配套就比較困難,那這個是專業法庭,那當然專業法庭有它的好處,因為它是法院內部事務分配啊,所以不會因為案件量的太多太少,造成工作分配高度的不平均。

那專業法院本身人事是很穩定,它就獨立派在這個法院,所以除非他有院際的調動,否則是不會動的,他可以累積更久的專業,但它相對的缺點就是說,因為它人員固定,如果它案件太少的話就人力的浪費,那當然在配套上面呢,因為他是全心辦這種案件,所以專業的累積比較容易,這兩邊。

那我們就是……剛剛報告的就是說,在商業的部分呢,各國模式都有商業法庭啦、商業法院,那我們呢已經開過關於這個商業法庭或法院……已經開過六次的這種諮商的會議,那找各種的留學各國的學者還有這個財經的專家派法官到各國去考察,那也問了現在法院,曾經辦理商業活動的法官的意見等等,那比較多數人認為成立一個專責的法院啦,是更有助於這種案件的處理。但是呢,因為受限於人力啊,所以我們並沒有要獨立一個法院,只是把它併在原來的智慧財產法院裡面,那這個地方就是說,更上一層就是說,為什麼商業事件要成立一個法院?而其他的專業沒有?剛剛陳委員特別提到,這裡面就是說第一個,商業事件呢它是商人活動的……規範商人的活動,那這個商人的活動跟一般人是不太一樣,商人如何做生意啦、企業併購啦、經營權的爭奪啦、股東等等的這一些,它是一種很純的商業活動。那要有相當的經驗才能夠了解它這個商業活動的一些眉眉角角(台)還有它一些要點。

那第二個呢,因為它這種商業活動經常涉及非常多的人,譬如說一個公司的經營,可能它底下的股東就十萬人、幾萬人,所以經營權誰屬會影響非常多不特定的人。

那第三個呢,它具有迅速的必要。就是說,公司呢,有些時候它不怕你判它輸,但是怕你拖。一拖下來以後,它整個政策都沒有辦法處理,到底哪個股東會的決議才有效、哪個人才是老闆都還不確定,那這公司會拖垮,所以它必須要非常迅速地來處理。那加上就是說,以台灣來看的話,大部分的商業案件都在台北,因為總公司都設在台北,它案件有很高度的集中化,很高度的集中化。

所以從這幾個觀點來看,我們評估了結果,可以在現行的智慧財產法院的裡面,我們把它增加一個商業法院的這樣的一個職權在裡面。以上簡單的回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