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說明一下,剛剛蔡委員提到就是說,如果全國設一所,可能其他中南部都要跑來台北,那很累。那這個就是我們剛剛特別報告,勞動法院跟商業法院有一點點不同。因為商業紛爭裡面,非常高的比例都是商人跟商人之間,所以他們的經濟負擔能力比較高,所以透過訴訟代理可以減少這個旅途奔波的問題,所以真正的商業的紛爭,當事人本人進行訴訟的比例相對沒有那麼高,所以當然會有一些問題。當然將來如果說,像中南部有這個需要、案件量也夠,那設一個巡迴法庭等等,那都是將來一個配套,所以它的本質是不大一樣。

那第二個就是說,專業法院有沒有構成專業壟斷,憑良心講,這個確實一個司法制度上面的一個問題,就是說司法一元化跟司法多元化,它背後的哲學就不大一樣。那在一元化之下,它認為法律應該是共通的原理;那多元化之下,它認為專業才能夠更容易地讓當事人尋得正義。這個是滿兩難的,不過還好就是說,我們初步的想法,在商業法院呢,不管它設立的審級是一審或兩審,最終都會有一個終審來審查,用普通法院的觀點來做一個審查,商業法院本身並不是一個終審法院。

那麼至於說到底將來要像智慧財產法院呢、到底民事、刑事,還有行政、到底要設幾個審級、到底哪些案件才會進來,管轄的範圍、訴訟標的的金額,到底它是不是專屬管轄,或者是在一定的範圍內有可以管轄……等等這些剛剛劉連煜委員特別指出了這些點,我想我們都會把它納入我們規劃的範圍,因為非常地複雜,非常地複雜,所以我們雖然開了六次的諮商會議,只是擬出一個大部分的方向。

那麼原先因為我們在評估的過程,商業法庭跟商業法院的見解相對比較拉鋸啦,都有,一半一半。那後來我們請了全國九位現在有在辦商事案件的法官,聽聽看他們對這個專業法庭或專業法院的看法,那麼大部分人都認為,設立商業法院有助於這類紛爭快速地來解決。那所以我目前是比較朝向商業法院的方法來規劃,當然將來我們還會邀請各方面的專家,就剛剛提的這些問題,逐項來評估。以上報告。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