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補充一下那個勞工法庭。其實那個黃國昌有做過研究,那一般的民庭跟勞工專庭,其實做出來的判決差別不大。那我講那個基本的問題,我認為是在哪裡,就是說,就何委員講的,可能勞工案件基本上沒有那麼複雜,但是我覺得他的基本意識是缺乏的,這特別是在台灣的法學教育裡面,我們……就剛才那個孫委員講的,他連工作權這種基本觀念、勞工的權益這種觀念,基本上是沒有的,我們法律系是不教的。當然,過去在法官學院,已經有慢慢在改進,那我覺得那個東西還可以有很大很大的改變的空間啦。

所以說,今天如果你……當然,只有增加勞工專庭的話,我認為是沒有辦法解決問題。我認為一個另外可能解決的辦法,是在法官學院,必須再把它的師資多元化,不應該只是限制於說找教勞工法的法律系老師來,你可能找一些研究社會運動,或是社會運動者這些人,要讓--講更清楚一點,要讓這些承審的法官有最基本的勞工意識,或對勞工的生態、他的工作的環境,有最基本的了解,我認為這種……反而是Common Sense會比他的專業,可能對現階段是可能更有急迫性。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