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不是反對那個財經法院的成立,不過就是真的是從提供的案件數來看,的確五年……101到105年當中,六年期間,大概就是1914件。那當然剛剛劉老師也有提到就是說,就是未來……這還牽涉到說我們對於商事案件的一個定義,可是我懷疑說,如果今天的法院的名稱就叫財經法院,是一個勞工願意去進用的的一個法院。當勞動部叫勞動部的時候,他都一直站在資方的立場;那你當一個看起來比較像是為商人在做服務的這樣子一個法院,是不是能夠被……也牽涉其中的弱勢族群去運用?我是覺得比較持疑。那當然我在這邊完全同意剛剛王老師說的很多部分,特別是在勞動的那個部分。可能專庭比起一個專業的法院,有它更適用的一個妥適性。可是我還是要提醒,就像全台灣只有十幾所的醫學中心,可是你只要罹癌,或是幹嘛,你還是會往這些地方去跑。那台灣其實是一個相對小的地方,是不是真的完完全全的不可行?就是說有勞動法院,然後集中在三個都會區,是完全不可行,我覺得這個部分也是還可以再考慮。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