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剛剛許院長也提到,我們可以再研擬。我是建議可以這樣子啦,就是說,如果要做成結論的話,是不是說「為了保障勞工的勞動權利,司法院應積極評估設立勞動法院之可行性」這樣子?這樣有一個方向啦,來做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