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可以,就是說法官喔他一定是執行法律、適用法律,他一定是客觀中立的,可是法律呢,程序法或實體法他可以立法者、他可以去權衡一下弱勢者跟比較強勢,他可能會傾向於保護弱勢,那這個是立法可以這麼做是沒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