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呂秘書長是民事訴訟的專家,那其實在法院實際在辦理這種勞工案件的時候,它這個舉證責任啊,它絕對你的資料在哪個地方,絕對是叫那一方提出來的,那麼你把文字寫成這個樣子的時候,就好像是說法院在處理這個案子好像是有一點偏移,但不是這樣子、不是這個樣子,所以那個有時候這個文字一寫出來的時候它讓第三者來看的時候,不這樣子調整……剛剛張法官這樣調整應該是可以呀,合理調整舉證責任分配。